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聯繫我們
珠海戶口網
QQ在線諮詢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通知公告
國家資助
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申报程序
   補貼申報指南2020
   珠海居民新生兒入戶
   父母投奔子女落戶
   退伍隨軍家屬落戶
   配偶互相投奔落戶
   子女投奔父母入戶
   收養子女入戶
   外籍人士永久居留落戶
   珠海買房入戶
戶口管理條例[精華]
   户口管理条例

敬一丹:如果戶口不再分城鄉

瀏覽次數: 352

文/敬一丹(騰訊·大家专栏作者,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不知不覺,我們身邊多了些飄着的人。街上的修鞋匠,家裏的小保姆,建築工地上的民工,流水線上的打工妹,他們在城裏打着工,做着生意,正在和這個城市發生各種各樣的聯繫。但,他們的根在哪兒?根——戶口在老家,在鄉下。而沒有戶口,往往就失去很多東西,比如,平等、待遇、尊嚴。

沒有根,他們飄着,成了邊緣人。邊緣人多了,聚在一起,形成了邊緣人的羣體,浙江村、新疆村、河南村,這成爲 90 年代引人注目的現象。我去浙江村採訪,看到的情景很獨特,一家家老小擁擠在出租房裏說着鄉音,勤快地在小作坊做服裝,熟練地奔走在王府井、西單。不是城市,也不是鄉村,人們在邊緣狀態存在着。

户口,是个什么?

從小,我第一次知道戶口給人帶來的差別,是從我家農村親戚那裏。那時,我姥姥的孃家在黑龍江一個叫“三排七”的村裏,常有親戚來哈爾濱,多半是看病。我姥姥說:“你看菊花子穿的衣服,借了半個屯子,棉襖是老張家的,褲子是老李家的,鞋是老王家的。”

“他们咋那么穷?”

“他们是农村的,是农村户口。”

姥姥说不出为啥户口不一样。

后来我去了“三排七”。那是“文革”中,學校停課了,我父母隨時可能受到衝擊,姥姥就帶着我和弟弟們去了那裏。臨走的時候,我媽給我帶了一本我爸的舊蘇聯書,書名和作者名都很長。我媽說 :“那儿没手纸,这个,你们上厕所当手纸用。”

“那,他们用什么?”

“用苞米秸啥的。”

那確實是另一個世界。那裏有很多舅姥爺,每個舅姥爺家都有很多小姨小舅。舅舅們看到我帶來這樣一本書,你撕幾張,他要幾張,把一本書給分光了。他們說,我們沒有捲菸紙。於是,這本流落到村裏的蘇聯書就成了中國農民的捲菸紙。

我的小舅小姨們多半沒有我大,他們的名字叫小囤兒、二倉子,小眼睛兒、小邪乎、滿桌子——意思是她是家裏老四,炕桌有四邊,生一個孩子坐一邊兒,到了老四,滿桌子了。

我问:“你家的锅咋生锈呢?”

“没有油呗!”

睡覺時滿滿一炕都是孩子,舅姥挨個點一遍,缺了再到處找。在那裏,我聽到一個詞——“旱”。舅姥爷说 :“今年旱,没啥吃的。”在城市,只说下雨、天晴,从来不说“旱”,从来没想过天不下雨人会怎样。

那個夏天,我有了難得的經歷,我知道了小舅小姨們的日子不一樣。

後來那些年,姥姥常常帶來三排七的消息。那裏一直很窮,我逐漸看懂了戶口對人的不平等。

農業戶口、非農戶口,從 50 年代開始實行這種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就把人分成兩大塊。專家說,把戶口分得這麼清清楚楚的,全世界只有三個國家:中國、朝鮮、貝寧。

初次聽到這個信息,我有點受刺激。而接下來聽到的故事讓我感慨。中國社會科學院韓俊一直致力於農村發展研究,他對我講了他家的經歷。

他從小在農村長大,父母兄妹都是農村戶口,後來因爲落實政策,全家農轉非。父親一生中最高興的事有三件:第一件是 1949 年解放;第二件是1979 年兒子上大學,上大學就意味着身份變爲城裏人;第三件就是全家農轉非。農轉非以後,命運發生很大轉機,周圍的人們非常羨慕。有意思的是,後來,弟弟找了個女朋友,是農業戶口,已經告別農村戶口的家人心裏有點不舒服。後來,女孩準備花上一萬元買一個戶口。這時,韓俊不僅作爲哥哥,同時作爲學者,心情不同了,他沒有一點輕鬆的感覺,反而覺得格外沉重。

這個經歷,像一個故事,一個樣本。農轉非,僅一字之差,可一字千金。長期存在的城鄉二元戶籍管理制度造成城鄉戶籍之間諸多待遇差別,帶來阻隔,帶來鴻溝。《一丹話題》裏講的這個故事可能會讓很多有相似命運的人想到自己。我更期望的是,對森嚴壁壘的戶籍制度做一番思考。

韓俊不但會講故事,更會講道理。他對人口的流動、戶籍制度的改革談得入情入理 :

對邊緣人現象,不能單純地從市民、城市的角度看,更不能從部門的角度看,應該從全局的角度來看。

一個國家的歷史,就是人口不斷流動的歷史。沒有人的合理流動不可能有完整意義上的現代化。

面對強大的剩餘勞動力的洪流,圍追堵截,無濟於事,但不能放任自流,要逐步有序化。

將來要對人口實行開放式管理,採取漸進式方法改革。

在人口流動性越來越強的情況下,如果仍用舊的戶籍制度來進行封閉式管理,邊緣人,這種處於管理真空狀態的人會越來越多,這纔是將來社會不穩定的一個重要因素。

現在迫切需要制定一部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目標相一致的新的戶籍管理法。

這些話是 1994 年講的,20 年後再看,我們想到了什麼?

當初我找韓俊做嘉賓時,曾打了一圈電話。先是從報紙上看到他的一篇文章,很有共鳴,於是記住韓俊的名字,找報社,找主編,找責編,找社科院,找辦公室……终于找到了。

我说:“韩老师……”

他说:“别叫老师,我比你小。”

這位年紀比我小的嘉賓相當成熟,在話筒前說話準確流暢到位,又接地氣又前瞻,很有質量,攝像和技術把他評爲“最上镜的嘉宾”。

在三期《邊緣人向我們提出了什麼》的最後,我很感慨 :如果有一天,我們國家真的成功地進行了戶籍制度改革,那時候,就無所謂城裏人、鄉下人、邊緣人了,“边缘人”這個概念也就離我們遠去了。那時的中國,從歷史意義來說,在社會進步方面就往前邁了一步。這種進步,不僅體現在社會和經濟方面,恐怕更多地體現在人的進步、人的完美方面。

那时候,“有一天”是多遙遠的未來啊!在 1994 年,我踮起腳,遙望着,未來可能發生什麼?我們可能遇到什麼?

遙望,也許是人的天性,從猿到人,我們的祖先站起來後的第一個動作也許就是遙望,於是,發現大地、大海、新大陸,發現世界。而對一個媒體人來說,遙望是一種能力。也許我的視野受限,也許我的視力不足,但我至少有遙望的慾望。我不奢望自己有多少前瞻能力,但我至少不允許自己把目光侷限在眼前。好在,藉助於那些有識之士,那些真知灼見,使得我能夠遙望。

20 年過後,2014 年夏天,一則重要的新聞傳來:戶籍制度進一步改革,將建立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切實保障農業轉移人口的合法權益。有了時間表,有了路線圖,戶籍制度改革,不再是遙遠的事。

我欣慰地想,20 年前遙望的那一天,近了。

(本文原标题为《户口啊,户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热门评论

@源翔浩思

城市戶口比農村戶口值錢時,一直在限制農轉非;現在農村戶口比城市戶口值錢了,又準備取消限制了。爲什麼我感覺受傷的一直是農民。戶籍制度要改,但要改的還有一樣,讓每個城市福利均衡,中西部城市支持了北上廣,但北上廣的福利卻只有他們享受,這不值得思考嗎?

 

@祥子

現在都想轉農村戶口 城市人10個裏面8個想轉 本來就沒多大優勢 農村還有地 地可以種也可以給錢 拆遷佔到就發財 要不就大隊裏承包出去每年拿分紅 和城市一樣工作 求換 我想轉農業戶口啊

 

@龍少爺

我就是農村戶口,我感覺沒什麼,現在的農村以今非昔比了,汽車,洋樓,水電氣網絡,五通,和城裏沒多大區別,唯一的就是進城遠了點,但現在交通這樣發的,早點起牀就是,

珠海戶口網 創建和諧珠海

友情鏈接: 珠海積分入戶   珠海城市移民服務中心   珠海戶口論壇   學信網(學歷查詢)   國家職業資格證書查詢   申請互換友情鏈接   珠海市人社局網上服務平臺  

珠海戶口網:珠海品牌諮詢服務機構 積分入戶 高層次人才入戶 珠海積分入學 珠海積分入戶 我們只做成人之美的事!
  客戶服務:0756-6958921        移動辦公: 0756-6958921    QQ羣:260992998 珠海城市移民服務中心
 服务QQ: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粵ICP備14055483號

 
代理服務
0756-6958921
代理入戶業務:
珠海戶口代理客服
珠海戶口客服
職業技能培訓
珠海戶口客服
微信公衆平臺
珠海戶口網微信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