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聯繫我們
珠海戶口網
QQ在線諮詢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通知公告
國家資助
中小企业技术创新项目申报程序
   補貼申報指南2020
   珠海居民新生兒入戶
   父母投奔子女落戶
   退伍隨軍家屬落戶
   配偶互相投奔落戶
   子女投奔父母入戶
   收養子女入戶
   外籍人士永久居留落戶
   珠海買房入戶
戶口管理條例[精華]
   户口管理条例

強迫婦女上環:“上戶”先“上環” 对户籍制度的滥用

瀏覽次數: 1006

出處:華媒網2014-01-04 10:57

  近日,有網帖爆料稱有的地方要求給孩子落戶口時母親必須先“上环”节育,引发了许多网友热议。网友反映的“上户”先“上环”现象在不少地方都存在,还有市民说“上了环也没法马上有户口”。

  相關新聞:近日,媒體爆出陝西鎮坪縣懷有7月身孕的馮建梅因交不起4萬元罰款,竟被計生人員強行暴力引產的事件。人們又一次強烈感受到了計劃生育強制人流、絕育的慘無人道。

  長期以來,計生部門只津津樂道計劃生育取得的“巨大成就”,而對強制節育給國人造成的傷害則遮遮掩掩,或予以迴避,或輕描淡寫。計劃生育捆綁人工流(引)產、強制結紮究竟讓老百姓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呢?


 

 一、强制流产、绝育害苦了中国女性!

  在中國,婦女是避孕節育的主力軍,避孕手術85%以上是女性做的。然而,基層計生部門只管“上环、结扎、引流产”,對由此引發的婦女身體、心理和家庭生活方面的嚴重問題卻很少關注。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強力推行“一环二扎”,讓女性深受其害,涉及人數與引發問題之多,影響之深,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

  (一)強制上環:僵硬的政策讓最仁慈的節育措施也有害

  1980年代初至今,根據計劃生育政策規定,凡是生過一個孩子的婦女,都必須上環(在女性體內安裝宮內節育器——“避孕环”用以避孕)。上環原本是相對安全可靠的長效避孕措施,但在強制安裝的情況下,由於政策僵硬、手術粗糙、衛生條件差等原因,上環嚴重損害了一些婦女的身心健康。

  1、 上环时间过长,甚至跟肉长到了一起

  有些地方的計生條例規定,農村婦女生育一胎後,必須上環直到50歲,而且嚴格規定未經批准不許私自取出,還要定期檢查。部分婦女由於節育環在體內放置時間太長,大大超出了節育環的使用期,很容易跟肉長在一起,即使到了50歲也無法取出。在許多農村地區根本沒有人通知那些上環者,很多人到60歲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取環了。(孔星星《成就背後的代價——農村婦女節育手術後遺症羣體生存樣態研究》) 

 

 2、由於體質或手術條件差等原因導致後遺症,危害身體健康

  據南京大學孔星星針對山東省某市的調查發現,由於不顧婦女體制強行上環,或者上環手術衛生條件差等原因,部分婦女在上環後出現了腹痛、不孕等後遺症,嚴重損害了婦女的身體健康:

  婦女A,今年34歲,自生育一孩做完上環手術後,小腹部總是時常疼痛,當去計生部門複查時,負責手術的同志告訴她,這是正常反應,過一段時間就會恢復正常,現在已經過了四五年,還是時好時壞。又不敢私自將環取出,因爲村裏每三個月就進行一次環情與孕情的檢查,如果節育環不見了,還要加倍罰款,並且自己付費安第二個,所以A就一直這樣拖着,把希望寄託到將來49歲過後,能將環取出,恢復正常。實在痛的厲害就去村裏的診所打點消炎針。(孔星星《成就背後的代價——農村婦女節育手術後遺症羣體生存樣態研究》)

  加拿大學者寶森在雲南祿村調查時,當地婦女在談及上環時也很無奈:

  “一位有三個兒子、經歷過無數次小產和流產的婦女說:當計劃生育開始的時候是有藥可吃的,但吃藥不很合適,你可能會不停地流血。所以,我不敢吃了,戴了環。放環20多天之後,我的月經就來了,流了八天血。他們第三次給我放了,環真的是很差。到38歲我最終做絕育之前我走了那麼多彎路。”(寶森《中國婦女與農村發展:雲南祿村六十年的變遷》P312-356)

  3、有人为私自拿出“避孕环”付出了惨痛代价

  在被計生辦強制上環之後,有些人爲了能夠繼續生孩子,想方設法想把它拿出來,一般的是出點錢找個產婆將其取出,比如黃樹民教授在福建省林村調查時,村委書記告訴他:“就算裝了子宮環,還可能會找一個沒有執照的產婆,把它拿出來。我聽說這一帶有個產婆,定期到我們村裏來幫人取出子官環,每次收10元人民幣。”(黃樹民《林村的故事:1949年後的中國農村變革》P202)

  但也有因爲採取愚昧的方式私自取環而讓女性付出慘痛代價的,比如1988年5月我國南方某村民“想动员妻子再给他生个男孩,可是妻子子宫里‘躺’着個金屬環,公家不給取,自己又摘不下來。怎麼辦?丈夫三打聽兩打聽,不知從哪打聽出個損招,用丁烷貯氣管炸……結果金屬環安然無恙,倒把妻子的盆腔和腹腔炸穿,陰道撕裂,妻子傷勢慘重,休克了過去。緊急搶救。醫院給他妻子輸了3800毫升血,才保住了性命。接着是陰道修補術,子宮切除術。”(《中国生育秘闻录》P91)

 

(二)強制結紮:最害人的“长效措施”

  上環雖然有後遺症,但對女性身體的損害還並不算大。最爲計生部門所推崇的“长效措施”是結紮手術(指輸卵管結紮手術),因爲這種方式對計劃生育管理來說基本上是一勞永逸的,但其後遺症之多,對女性身心健康損害之嚴重,實在讓人觸目驚心。

  1、 手術環境差、醫生素質低導致被結紮人羣後遺症多發

  中国大多数的结扎手术几乎都是计生部门“上门服务”或“集中手术”,以“运动”的方式在短時間內大量強制進行,根本不考慮婦女的身體狀況,也無法保證手術環境,更不要說手術質量了。當時的結紮手術普遍是在兩種情況下做的:

  一是通過發動所有計生人員突擊下村檢查,逐戶清查,將未落實節育措施的對象集中到村委會或學校等地實施手術。張瑞昌的研究表明,上個世紀80年代以集體會戰形式進行的輸卵管結紮手術佔了總手術量的90%(張瑞昌,1994.《吉林地區節育手術後遺症調查分析》,《中國婦幼保健》第2期)。而湖南省臨灃計生委服務站對1983年以前的計育手術後遺症羣體的調查也表明,有90%的後遺症患者是在村組臨時搭棚做手術的。有一個村在社員家裏一天給13個婦女做了結紮手術,術後有8個因刀白嚴重感染而住院(祝海明《計劃生育節育手術後遺症防治初探》,《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雜誌》1996年第8期。)。

  二是通过计划生育巡逻车,将锁定目标的个别“反抗分子”強行拉到計劃生育服務站,不分青紅皁白,不容節育對象有任何的質疑,一切等到節育手術之後再說。雖然計生部門宣傳說“整个手术时间约20分钟,术后休息1小时‘即可回家’,两天后即可‘照常工作’”,并信誓旦旦地说“对身体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孔星星《成就背后的代价——農村婦女節育手術後遺症羣體生存樣態研究》)但由于大多数基层计生服务站医疗条件所限、设备简陋、技术与卫生条件不达标,导致手术后遗症比比皆是。

  同時,2007年的調查顯示,當時中國15萬計劃生育技術服務人員中,有5萬人不具備醫學執業資質。1980-1990年代合格人數則更少,而強制結紮手術數量極大,可以肯定,那時大部分強制結紮手術是由沒有行醫資格的人做的。這就更導致手術後遺症大量增加。

2、 結紮後遺症給婦女生活帶來極爲嚴重的傷害

  由於上述原因,即便不考慮結紮手術失敗對婦女身體帶來的直接損害,僅僅是結紮後遺症對很多婦女的生活幾乎帶來了毀滅性影響。這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身體傷害,多數後遺症患者長期忍受後遺症痛折磨,不僅幹不了重活,連基本的自我照料都存在困難;二是精神傷害,由於長期經受病痛折磨,神情頹廢、無望、或招致家人嫌棄;三是經濟負擔,多數後遺症患者需長期服用消炎藥,成爲家庭一項重大開支,拖跨整個家庭。(孔星星《成就背後的代價——農村婦女節育手術後遺症羣體生存樣態研究》)孔星星針對山東省某市兩個村子的調查現實,這樣的病例非常普遍:

  婦女1,生育兩個孩子後,1986年10月被強制在村臨時搭建的衛生棚實施結紮術時傷及膀光併發尿漏症,久治無效,腹痛頻繁,躁氣不絕,多年喪失勞動能力和性生活能力,神情低迷,家境貧寒,多次向鎮計生部門反映未果,只能靠當地民政局給予少量救助維持生活。原因是她只記得當時手術的醫生姓姜,其它一概不知,也無任何證據手續證明自己是因結紮手術引起的後遺症,只能自認倒黴。

  婦女2,1985年4月生第一胎(男孩)後,先是做了上環手術,後因村裏要求給孩子報獨生子女,同年12月在鎮計劃生育服務站取環並結紮,後長期腹痛,1992年確診認爲取環致子宮穿孔,結紮引起腸粘連,1993年鑑定爲節育手術後遺症二等,並以一次性簽訂協議給予補償2萬元了結。後多年治療花費近十萬元未愈,喪失勞動能力和性生活能力,招致丈夫離棄,並因長年服藥與治療致貧。

  婦女3,1987年6月在婦檢過程中被強行流產後並實施結紮手術,併發慢性盆腔炎、腹壁屢管、神經官能症,20多年來先後手術3次,結紮刀口多年未癒合,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做家務也是有心無力。

  婦女4,在合法生育第二個孩子後,於1985年9月施行輸卵管結紮手術。她在結紮時剛滿27週歲,是本村出了名的精明能幹的勞動力;結紮後,小腹疼痛,直不起腰來,1987年病情加重,勞動能力受到很大影響。近十多年來,她對收麥子、種玉米等重體力勞動基本不能勝任,只能做一些輕微農活,成了名副其實的家庭累贅,並遭到家人的嫌棄,配偶於2000年打工出走,一去不回,每到農忙季節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三)引產流產:最要命的“补救措施”

  要說對婦女身體傷害最大的,必然是計劃生育中強制引產流產。在嚴格執行“一胎”政策的过程中,凡是“计划”外的孕婦,或者上環、結紮手術失敗而導致懷孕的婦女,計生部門一定會毫不留情地對其實施補救措施——主要是人流和引產。有時候孩子過幾天就要出生了,但還是被無情地打掉了。在每年的計生辦的工作報表中,都會有“补救措施”實施了多少的統計報告。(賀俊春《中國農村計劃生育研究》)

  無論是身體、精神還是感情方面,引產流產對婦女的打擊都是最大的。這也是計劃生育實施過程中最沒有人性的措施。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1、对妇女身心的直接伤害  近日輿論廣泛關注的陝西安康孕婦引產一事的馮建梅就是強制引產的受害者,翻翻計劃生育的“功绩谱”就会发现,这样的事情几乎就没有断过:  2009年6月12日山東聊城市冠縣一高齡孕婦懷胎九個月,因是計劃外懷孕,被數十位計生辦幹部強行引產,導致母子雙亡(尚淑嫺《從中國文化審視我國的計劃生育——以山东冠县计生办野蛮  2009年2 月26 日湖南瀏陽市的少女劉丹被鎮計生辦拉到市計生服務站強制注射引產針,第二天下午流血不止,搶救無效死亡。  2009年廣西博白縣整治計劃生育活動中,全縣28個鄉鎮颳起的計生風暴,從2月上旬至4月26日短短兩個月內,全縣成功迫使墮胎、結紮、放環爲3964人,平均每日強制墮胎48人(孔星星《成就背後的代價——農村婦女節育手術後遺症羣體生存樣態研究》)。  2002年元月31日,鄭州市居民王海霞被人帶到封丘縣城關鄉計劃生育指導所,強迫其做了藥物流產……藥物流產只適用於停經49天以內的婦女,而王海霞已懷孕近3個月,做藥物流產很可能不徹底,而且副作用很大。王海霞非常害怕,趕緊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胎盤組織有殘留,必須做清宮手術。春節過後,王海霞在鄭州市某醫院做了清宮手術,住院一週。由於身體恢復得不好,她一直有婦科炎症,看病、吃藥又是一年多。 2、杀死胎儿和活体娩出婴儿,令人发指  如果說上環和結紮防止婦女懷孕還可以理解的話,那麼強制流產和引產則是直接殘害生命。用藥物直接殺死胎兒,不知每年有多少人還沒來得及出生,就被計生幹部送回了另一個世界。更讓人髮指的是,即便引產出來的嬰兒還活着,他們也沒有幸運多少,剛出生被毫無人性的計生人員以及醫護人員活活折磨致死,只因爲他們沒有降生到這個國家的通行證——準生證。如此血腥的場面在計劃生育中也是屢見不鮮。

 

珠海戶口網聲明:本帖內容轉自互聯網,版權歸屬原版權歸屬方所有,本網站僅爲轉載分享,如有任務問題請與珠海戶口網站長聯繫。

珠海戶口網 創建和諧珠海

友情鏈接: 珠海積分入戶   珠海城市移民服務中心   珠海戶口論壇   學信網(學歷查詢)   國家職業資格證書查詢   申請互換友情鏈接   珠海市人社局網上服務平臺  

珠海戶口網:珠海品牌諮詢服務機構 積分入戶 高層次人才入戶 珠海積分入學 珠海積分入戶 我們只做成人之美的事!
  客戶服務:0756-6958921        移動辦公: 0756-6958921    QQ羣:260992998 珠海城市移民服務中心
 服务QQ: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粵ICP備14055483號

 
代理服務
0756-6958921
代理入戶業務:
珠海戶口代理客服
珠海戶口客服
職業技能培訓
珠海戶口客服
微信公衆平臺
珠海戶口網微信平臺